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50分钟要6块?人们开始用不起充电宝了

“国庆节的时候还是半小时1块5,现在就半小时2块了?”、”充了50分钟,要了我6块钱,以前一小时才2-3块”……最近,很多网友吐槽共享充电宝涨价,让自己难以承受。

原标题:人民用不起充电宝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曾被王思聪极度看不上的充电宝项目,正在迎来收割时代。

“国庆节的时候还是半小时1块5,现在就半小时2块了?”、”充了50分钟,要了我6块钱,以前一小时才2-3块”……最近,很多网友吐槽共享充电宝涨价了。

雷达财经走访发现,目前,目前市面上共享充电宝价格多为1.5元/半小时、2元/半小时。部分特殊场景比如电影院,有的是2.5元/半小时,景区则是4元/半小时,甚至10元/每小时。相较当初面世时1元/小时的”白菜价”,现在的价格让很多网友直呼”无法接受”。

2015年底乘共享经济之风兴起的共享充电宝,在经历行业大战后,目前市场上已基本形成”三电一兽”(街电、小电、来电、怪兽)的格局。随后,行业进入密集涨价时代,三电一兽随即宣布盈利。

有代理商向雷达财经表示,自己手里盈利最快的机柜放在酒店,十五六天就回本了,平均6-8个月。

在行业人士看来,涨价的背后,除市场原因外,商家是重要推手。

共享充电宝玩家还能赚多久?浙江五号科技公司董事长朱咸明表示,现在行业已发展至较为成熟的阶段,平均每台机柜3-6个月就可回本。而涨价则是由市场和商户共同推升的,在大流量地区,即使商户占据每台机柜八九成的利润,品牌方还是有钱赚。且在电池技术尚未出现重大突破和5G加剧智能手机耗电量的情况下,充电宝的需求并不会消失。

三电一兽坐上头把交椅

2015年,随着共享经济概念的崛起,共享充电宝诞生了。年底,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我国有355家充电宝相关企业进行了注册。

然而,这段时间却是共享充电宝艰难的开拓期。有供职于街电的前员工透露,2016年主导街电项目的创始人曾想以1000万元的价格打包出售该项目,但没卖动。

后据街电投资方之一的欣旺达发布的公告,截至2016年底,街电经审计的财务数据为:资产总额288.39万元,负债总额865.84万元,净利润亏损509.32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300.23%。

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迎来了巅峰时刻。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投融资总数超过2015-2019年间其他年份数量之和。

4月初,街电、来电、小电、Hi电等多家公司率先拿下融资。4月18日,河马充电宣布获得梅花天使等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据悉,在40天的时间里行业就获得了11笔融资,近35家机构入局,融资金额约12亿元,是2015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获得融资额的近5倍。

紧接着,聚美优品和美团也来了。5月,美股上市公司聚美优品宣布将以3亿元现金收购街电60%股权,陈欧出任街电的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这笔收购还引起了王思聪的注意,也成就了后世津津乐道的著名赌局。

王思聪在朋友圈中称,”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陈欧则在微博里晒图并回复,”街电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为你的情绪不让这个项目入驻万达。”

8月,美团点评首度证实共享充电宝业务正在推进中,充电宝设计为桌面式充电设备,只要是其入驻的商家,都将有机会接入该共享充电宝服务。

行业的转折点,也在此时悄然临近。

仅仅不到3个月,美团点评的共享充电宝业务尝试便宣告结束。而在美团之前,最早进入风口的乐电,已经在10月成为了首家被曝出倒闭的共享充电宝企业。

几乎在同一时间,倒下的还有PP充电、河马充电、小宝充电、创电、放电科技和泡泡充电等,而曾获得近亿元A轮融资和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的Hi电,也被曝出资金链断裂。

凛冬来临之时,看衰行业的声音此起彼伏。有业内人士曾分析道,共享充电宝可能是个伪需求,还存在盈利模式难实现、场景渠道维护难、产品体验不佳等问题,在这一行里,致力于提高续航能力的手机厂商、充电宝卖家和所有的实体服务业都是对手。

一场大洗牌过后,行业的格局有了明显的划分。数据显示,至2019年上半年,街电市场份额已超40%,而三电一兽外的其他企业市场份额仅为3.3%。

涨价后共享充电宝巨头相继盈利

在市场格局初步奠定后,共享充电宝开始提价。

2018年下半年,大多数品牌定价还是1元/小时。2019年8月,共享充电宝登上了央视,但内容却是租金悄然普涨。

据央视新闻报道,彼时各品牌共享充电宝在景区、口岸等人流量大、地段好,相对难进驻或维护的区域达到的最高收费标准为8元/小时;大部分场景平均租金2-4元/小时。

“从我们来看,从1块钱变到2块钱,其实对用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道,”用户能够接受,因为它本来就是刚需。”

一个月后,话题#共享充电宝告别一元时代#在微博平台的阅读量突破1.5亿,”租一天就能买个新的了”,有网友吐槽道。

业内创业者在接受采访时称,共享充电宝用户群体有”伪知觉”特征:”在这个领域里,从来就没有用户能不能接受涨价这个说法。手机没电了,充电价格涨了2元、3元,用户是没有知觉的。”

另一位在”三电一兽”中任职的员工表示,”公司会不断地对用户进行价格试探,发现即使从1元/小时涨到5元/小时,消费市场情况也并没有萎缩,营收反而成倍增长。”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用户规模达到3.07亿人,美股上市公司聚美优品的财报显示,街电在2018-19财年营收超68亿,营业利润约3700万元。

2020年,受疫情影响,共享充电宝用户数量有所下降,但据艾媒咨询《2020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专题研究报告》预测,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仍可达到2.29亿人。

此外,该报告还称,5G手机推广后,移动设备在使用时耗电量增多,但目前终端电池技术仍未出现突破,移动设备续航时间无法得到延长,因此市场上对共享充电宝的需求将长期存在。

提价后,共享充电宝巨头相继盈利。

其中,2018年,街电宣布首次实现年度盈利。次年,小电、来电、怪兽充电都表示已经盈利。

代理商称最快十五天即可回本

行业的回暖,吸引了一批新的创业者加入,朱咸明就是其中之一。

天眼查显示,2018年11月,浙江五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目前主要经营项目为共享充电宝和五号充电线。

从公开数据上看,成立至盈利,三电一兽都花了2-3年的时间,但朱咸明表示,共享充电宝的回本周期其实并不需要这么长。

“像酒店、机场、动车站、网吧、KTV这类高人流量,营业时间长的好资源,如果商家不要分成,一个月就可以回本。”朱咸明称,”但按照商家目前抽取的利润,平均下来是3-6个月回本。”

“另外一些普通的资源,比如理发店、便利店、小型商超等,就相对慢一些。按照我们公司的经验,只要代理商能把机器顺利铺出去,8-10个月也是可以回本的。现在公司在市场端是有盈利的,只不过我们一直在投入研发和产能,在没找融资的情况下,目前处于盈亏平衡的状态。”

雷达财经以代理商身份致电搜电招商负责人,后者称,后台数据显示回本周期3-6个月,代理商还可以与公司签订协议,如果一年之内没回本,公司原价回收所有设备。

安徽代理商王猛(化名)在接受雷达财经采访时也表示,自己手里盈利最快的机柜放在酒店,十五六天就回本了,平均6-8个月。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数据,2018和2019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投融资事件数分别为2起和1起。

在并不被资本市场青睐的情况下,为何新兴的共享充电宝企业还能迅速实现盈利?

朱咸明认为,这与后来的企业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关。

“共享行业从15年做到18年,该怎么走,电池该怎么做已经比较明朗了,我们可以吸取行业前人,包括三电一兽的缺陷和教训。”

举例来说,”街电的充电宝太厚,电池虽然耐用但也很危险,所以街电把外壳封死了;怪兽和小电从中间出线,没法让手机和充电宝正常重叠在一起;之前还发现苹果的充电插头容易磨损或掉落,我们就申请了可插拔式的充电插头专利,插头坏了可以直接换。”

巨头们吃过的亏还不仅如此。

2018年5月,在与来电的首场专利官司中,街电一审败诉,被要求去掉设备内部用于防止充电宝丢失的电磁阀。去掉后,只需用手一扣,充电宝就出来了。彼时,街电丢失了大量的充电宝,甚至还有人在闲鱼、转转上售卖这种电池。

美团出品的第一代共享充电宝机柜,将充电宝大部分机身裸露在外,也出现了被盗率急剧上升的情况。

朱咸明表示,这都是前人踩过的坑,”有关机身的问题他们也知道,但换机身就得换机柜,现在市面上铺太广之后不好办。”

而在机柜技术愈发成熟的现在,”除客户插反了、油烟或酒水让充电宝插进去的时候没有和铜片良好接触等特殊情况,其余基本上不需要维护了。”

商家也是涨价重要推手

在朱咸明看来,涨价的背后,除市场原因外,商家是重要推手。

“2018和2019年上半年的时候,1块(的租金)分给商家5毛已经很了不起了,资源特别好的商家可能分到6、7毛。”

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逐渐升级,对商家的抢夺也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朱咸明坦言,”有些品牌在疯狂铺设点位的时候给到商家90%的分成,这样算下来,1块要给出去9毛,另外支付宝和微信还要收千分之六的支付通道费,再加上业务员的提成、机器的成本和损耗,剩下的钱生存都难。”

另外,朱咸明还称,三电一兽、美团等公司和商家签的合同以季度或半年为期,但入驻一段时间后商家会发现因为扣税等种种原因拿不到最初约好的利润。”这样商家就想着还不如直接要九成,因为我这里的人流量足够大,你不铺有别人铺。”

“比如我把机器借到商户那里,一晚上有100个人借,哪怕给到商户八成到九成的利润,品牌方依然有钱赚。但是如果把机器放到一天就两三个人借的地方,就算商户只拿五成,利润也是很低的。所以大家宁愿去抢人多的地方,哪怕让一些利,用量来补质。”

王猛对此也有深刻体会,”利润占8成的一般都是独家用,店里客流量也比较好,像大型酒吧,客户一用就用很多小时。有一些酒吧和KTV还会说他们那里是高档场所,定1元/小时的价不符合场所调性。”

搜电招商负责人曾向雷达财经表示,买到设备后,后台权限是代理商自己的,租金价格和商家分润都是代理商定,公司只管维护。但王猛指出,涨价也需要通过公司总部的同意,毕竟将计费标准由每小时改成每半小时是需要技术人员对后台进行调整的。

共享充电宝还能火多久?

对于共享充电宝市场的红火,王思聪未再回应。

共享充电宝还能火多久?朱咸明指出,目前业内对共享充电宝的担忧主要集中在电池领域,但短期之内,电池技术尚未有将出现明显突破的迹象。

“苹果和华为一直在做快充,iPhone12电池还缩容了。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站,比亚迪的刀片电池,都还需要充电。大家对手机的要求越来越严格,既不想要过于厚重,又想持久续航,但在5G上来以后,耗电量反而是越来越大的。”

“诺基亚能超长待机15天,因为它不在5G时代,不用看视频。现在传的很广的石墨烯电池,要真正实现民用,也要有不短的时间,而且面世后的价格还要经过一段下调期。电池需求在增大,但本身技术存在瓶颈。五年以后再来说共享充电宝是伪需求可能站得住脚,但现在不是这样。”朱咸明表示。

王猛也称,”手机电池消耗的越来越快,没电了用户也焦虑,就想找地方充电,逐渐就成了刚需。我觉得这也算是行业的一个趋势。”

另外,对于很多网友反映共享充电宝”充的还不如用得快”的问题,朱咸明坦言,快充是公司未来的研发目标,但现在想做到还有一定难度。”快充一般是基于插头的另一端有220V电压,而充电宝电池容量有限。一旦电流过大还伴随着高温,电池的安全性不好控制。在这方面,充电宝还有一定壁垒。”

雷达财经注意到,在黑猫投诉上,有4878条与共享充电宝有关的投诉。

但在行业人士看来,面对电量告急的手机,即使价格上涨,更多用户还是难逃扫码”救急”的命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ope体育官网_ope体育在线_U乐国际 » 50分钟要6块?人们开始用不起充电宝了